《台東民宿》長濱。阿朵避Adobe 來一場與世隔絕的新體驗

 

 台東長濱,一個狹長型的臨海鄉鎮,過往的經驗總是趨車經過,幾乎不曾在此做停留,後來發現這麼做實在傻,妄廢了這片最天然的大地美景始終在此等待我們的親臨。因為開發的少,所以長濱擁有很多得天獨厚的自然景觀,近幾年受到眼光獨道的新住民注意,而陸續有了幾家特色民宿進駐,也才讓我們有機會多停留一點時間,看看長濱的風貎。

黑色常常給人的直覺是沈重、壓抑、冷酷的,幾乎鮮少有人會將如此極端強烈的色系運用在住宿的整體空間當成主色調,但在台東長濱偏偏就有兩間反其道而行的民宿,烏漆媽黑的佇立在海岸線,兩棟建築皆出自同一建築師之手,但經營者不同,懷抱著不同理念各據一方,此趟優先挑選了「阿朵避」來體驗一場漆黑之旅。

 

公路旁的小招用來提醒旅人,不然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呼嘯而過。兩家民宿招牌一體成型,雖不是同一經營者,但都是好鄰居,規劃一致的路招看來也比較有質感。

 

停好車,來到一分為二的入口處,推開藍色的大門,才是通往阿朵避的方向,灰黑橘黃,下次再去拜訪你囉!

 

這棟黝黑的秘居是由兩位女主人共同經營,氣質清新、髮長及肩的江小姐在門口迎接我們,帶著笑意簡單的問候,沒有過多的熱情,倒也挺符合阿朵避的風格,引導我們進到園裡,正在整理著周邊花草,短髮帶著鴨舌帽的是另一個女主人Morris,同樣一抹淺淺的笑意跟我們說歡迎。她們前身的工作一個是雜誌文字編輯,一個是旅遊攝影師,同樣地熱忠旅行,在遊列各國看盡世界奇景後,尋著自身對品味的堅持,完美結合出這棟耐人尋味的奇特建築。

 

 

卸下行李,泰咪開始裡裡外外的取景拍照,這是到民宿一貫的制式流程。
在室外時,碰巧Morris也在外頭,看我緊抓著鏡頭,她笑著問:「把阿朵避仔細逛過一輪了嗎?」泰咪也跟著笑笑說還沒,Morris又緊接著問:「知道這棟建築哪一面才是阿朵避的正面嗎?」「唔!這個提問挺有趣,我倒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隨便一看也知道哪個是正面吧!當然是我們提著行李走進去的那一面啊!」想不到,阿朵避果然不是讓你"隨便一看"就可看穿的地方,Morris告訴我,我們看似背面的才是它的正面,正面有道彷彿通往天際線的馬雅天梯,沒有扶手,請試著一階階往上抵達最高處,再循著階梯往下走進它的背面,而我們就是倚著阿朵避的正面,望著海躲避在它的背後,哇噢~好深的意境。

 

 

紫色梯面的天梯。
為了讓旅人嘗試在難得一見的空間裡游走穿梭,感受不同於以往經常在爬的樓梯,所以阿朵避的空間有多處高低起伏的階梯皆無扶手的設計,基於安全的考量,民宿是不接受二十歲以下的房客入住的,算是住過的民宿當中有始以來入住條件最嚴苛的,連調皮叛逆的青少年也含括在內,於是乎,真正令人嚮往的避居,在此表現得更為極緻。

 

走進阿朵避的背面躲起來吧!遠離紅塵俗事的紛擾。
Morris說:「阿朵避是一個很適合與自己心靈對話的地方,有機會的話自己來旅行吧!我們有一間非常特別的單人房,曾經有個客人連續睡了一個星期,才知道原來自己心裡有這麼多的話想告訴自己!」泰咪也聽得滿臉驚奇,沒勇氣自己旅行,央求參觀一下Special的單人房,可惜當天有已有客人入住了不方便進入,無法一窺究竟,但阿朵避的療癒功能已從Morris的口知略知一二。

 

阿朵避每個定點都是最佳遼望臺,但自己最喜歡站在階梯上看出去的風景,環抱著美麗的海灣,心情無限好。

 

 

長得很像正面的背面^^
今晚,我們都是避居旅人,坐擁山海,背棄凡俗。

黑、灰、紫代表的是阿朵避的原則與精神。

 

又是一座梯子,不過這是二樓大套房的專屬梯。阿朵避一共有四個房間,不論套房雅房或是閣樓,都是一如Adobe所堅持的沈穩低調。

 

牆鏤空一個大方框,像是一台相機的觀景窗,不論從哪個面哪個視角都有不同的風景。

 

帶杯咖啡,一蹬地躍進方框,坐在框框裡迎著大海喝咖啡,就是在阿朵避最愉悅的享受。

 

黑牆中一扇扇會呼吸的窗。
走的是自然系居所,不會有過多的現代化設備,沒有冷氣,會呼吸的方格變得重要,可以讓海風自由的飛奔進屋裡迴繞。

大門。

 

入口處還有L型的休憩椅。

 

公共空間。
橘色階梯是個亮點。

 

階梯下的小書架,不限類型的書籍,討論葡萄酒的漫晝,大獅子花一個晚上的時間攻完了!

 

 

紫與黑的幽靜空間。

 

 

牆邊的特殊擺設?
這是什麼?泰咪當初也是一頭霧水,不過隔天一早謎底就揭曉了。

 

很有個性的廚房。
阿朵避沒有供餐,不過廚房設備供應的很齊全,車程五分鐘距離外有超市可採買食材,在不煎、炒、炸可蒸、煮、燙的原則下可盡情的使用廚房。如果懶得下廚,同樣五分鐘左右車程可到達超商及幾間餐廳,不清楚的可向女主人尋問。像我們就屬懶人一族,開始感到肚子餓時,已沒啥耐心再去買食材回來烹煮,這時候超商就是最便利的選擇,若是更懶得再開車出門的,記得Check in前就先把吃的東西買齊,也就省去一趟車的時間和氣力。

 

餐廳有高有低的幾何形桌椅,在窗外光線的照射下,每分每杪都有光影的微妙變化在拼湊這幅藝術品。

 

 每個炭黑的矩型中都有一個亮點,餐廳就屬這張鮮黃的桌子引人注目。

 

 

 除了客廳和廚房,在大景觀窗旁還有另一個公共空間。

 

 

進到室內得換上拖鞋。

 

 

是個像咖啡館的空間。

 

 

紫色為灰灰沈沈的空間注入不少浪漫的氣氛。

 

 

咖啡館全貎。

 

 

咖啡館中另附設的廚房,是女主人之一的江小姐手作烘焙的地方,當天下午就看著江小姐一個人辛勤的在揉著麵糰呢!

 

 

沿著天梯而下的一側是主人的房間,另一側就是我們當晚入住的小套房了。

 

 

雙層門的保護,人在房裡的時候,可以不用關上木門,僅拉上紗門即可,房裡有對流的氣場,透心涼。

 

 

浴室。

 

 

工業風的復古水龍頭,讓人眼光多逗留了好幾秒鐘。

 

 

簡潔乾淨的淋浴空間。

 

 

雙人套房NT$2,800 (不分平假日)
同樣是灰、黑與紫的交錯組合,房裡意外沒讓人感覺到一絲的壓迫,那股灰暗的沈靜是舒適的,而且還帶點神秘和浪漫。

既使是白天,房裡打上燈光也是昏昏暗暗的模樣,就更甭提夜晚的時刻了,難怪說這是個容易沈靜心靈和自己對話的空間,晚間待在房裡除了聊天,好像也沒什麼事可做,沒有電視、沒有網路,閱讀的光線太暗,一切只能回歸於自然。大獅子也非常難得地在整個環島行程當中,唯一一天沒有使用到手機和電腦,因為收不到訊號就完全沒輒啦!原來在台灣還是有這麼原始的渡假地方啊~ 以後我要多找找像這樣的仙境,因為這才叫休息,才叫真正的渡假啊!於是整個夜晚,和大獅子在民宿餐廳一邊吃著超商買回來的晚餐,一邊嗑完一整套的漫晝,早早就回到房間,聊天、聊天、一夜漫長的談心時間。

 

 

待在阿朵避是個讓人難忘的一夜,那晚我們早早就寢,真正安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海真的離我們好近好近,海浪不斷拍打的海潮聲好似就在我們腳邊,以往也不是沒住過臨海的民宿飯店,但通常海的功能是眼睛欣賞的View,這回連耳朵也加入感官的行列,海浪撞擊的澎湃好有臨場感。躺了許久,大獅子終於忍不住蹦出一句:「如果這時候有海嘯,我們鐵定完蛋的!」「切~嘴巴要用來說好話,要是在家想聽海的聲音還得去買CD片回來播才有耶!」我回嘴。不過,平常在家睡覺習慣靜音模式的我們不得不坦承這海潮聲未免也太激昂了點,不知躺了多久,就在討論著海浪、海嘯、海好吵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睡去。

 

一對小沙發面對著陽台。

 

 

房間外有個小陽台。

 

 

面對著大海,視野不比二樓寬廣,但眼前的綠草如茵是特色。

 

 

需事先預訂的麵包。
是阿朵避絕對不能錯過的美味,既使是需另外加價購買,還是讓人躍躍欲試,入住的房客幾乎都會訂購。由江小姐親自揉製發酵的麵包,在我們入住當天製作,隔天一早烘烤讓我們品嚐,所以想吃的人記得在訂房的時候就得先預訂,現場想加訂是辦不到的喔!

 

 

沒有吃完的麵包可帶走,並且細心說明著如何保存。

 

 

早晨到餐廳的時候,麵包已經一個個被分裝到容器裡,掛上名牌,找到自己房型的名牌就可端走享用。

 

 

由女主人親自手作的麵包,光是看就很美味。

 

 

非常的好吃,表皮酥韌,裡頭質地軟又Q,僅僅只是單純的麥香卻越嚼越香,不需香草精的人工添加物,不需其他配料,只是運用麵粉、小麥水和鹽來表現麵包的本質,來到阿朵避要你感受到每樣人事物都是最原始的純綷。

 

 

阿朵避雖沒有供餐,但有自由讓房客選擇加購的麵包和咖啡。喝咖啡,在阿朵避也不只是喝杯咖啡而已,它像是一種神聖的儀式。人多的時候,品咖啡的空間會在咖啡館,人少的時候則改在客廳的公共空間席地而坐。當天早上我們是第二組體驗的客人,睡眼惺忪人還懶洋洋的邊談天邊走進客廳想去吃麵包,門一拉開看見了盤坐在毯子上的Morris和兩個戰戰競競的房客正跪坐著聚精會神望著Morris手裡的動作,空氣好像凝結一般的寧靜,下意識的回頭跟大獅子比了一個〝噓〞要安靜的手勢,然後兩個人懾手懾腳的經過他們身旁,安安靜靜的在餐廳先行享用麵包。

輪到我們的時候,因為氣氛真的太靜了,自然而然覺得好像是要做什麼靈修的課程似的,不敢搗蛋還必恭必敬的,照著前一組房客的模式跪坐下來,接下來一個半小時的品咖啡時間就此展開。

 

 

整個咖啡沖泡的過程Morris都會讓房客參與其中,喝咖啡是很有學問的,懂咖啡的人都知道,阿朵避在乎的當然是整個喝咖啡的過程,從豆子的選擇,豆子的研磨、研磨後所散發的芬芳到熱水浸潤後一滴滴匯聚而成的咖啡,認認真真的感受,才能真正品味出咖啡的芳醇。

 

 

看似嚴謹的品咖啡過程其實很有趣,幾段等待的過程中Morris也會和我們閒話家常,問我們還睡的習慣嗎?兩個人害羞的相視而笑,「海浪的聲音好近有點不習慣」我們很坦白。Morris呵呵的笑了:「因為你們從都市來,很正常的!」她說。Morris和江小姐都說喜歡台東長濱這個地方,待習慣了反而無法適應台北的節奏,偶而得到台北辦點事情,兩個人去到那兒唯一的念頭就是想趕快把事情處理完趕快回台東,一刻也不想停留。

 

 

有藝術家氣息的Morris,總是輕聲細語、慢條斯理的做每一件事情,讓過慣了快節奏生活的我們也要懂得適時的緩步調。

 

 

等待咖啡滴漏的時間,我好奇的問,為何想在長濱以開民宿的方式生活?Morris的回答總是語帶玄機:「民宿?我這裡不是民宿。也不是旅館更不是飯店,這裡什麼都不是,它只是我們的避居。」好吧!看來又是一個十分堅持不想被定調,很有原則的,但我們通俗都會認為的「民宿」。

 

 

1.5小時,兩支主人自選的咖啡豆NT$200
其中一支「伊索比亞-耶加雪夫」有著濃郁讓人深刻印象的酸甜口感,有著柑橘與檸檬混合的果香夾帶著甜香,沒有太多咖啡的苦,順順的入喉即滿口的芬芳。盛裝咖啡的容器也延續著阿朵避的建築概念,礦黑的杯體,挖圓洞的杯柄像極了室外的方型景觀窗,凹凸不平滑的底座就像這塊土地,邊邊還有海浪般起伏的弧線。

 

 

來到阿朵避隨時都像這隻慵懶的貓一樣想伸懶腰。

 

 

或者到海邊嬉戲。

在阿朵避的這一夜,是個令人記憶深刻的一夜,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昏暗得像是被催眠一般的空間,一整夜伴隨入眠的海潮聲,不得不暫時跳脫被3C制約的原始環境,醉心的咖啡香和麵包香,以及很有個性和原則,但說話的聲調卻始終輕薄如羽的兩位女主人,那個黑色又奇幻的立方體,充滿了魔力,遨遊完後我們朝著下一站出發。

 

 

阿朵避Adobe

地址:台東縣長濱鄉三間屋路1-8(1182.4K)
電話:0911 – 915 – 261 江小姐
            (
訂房時間10:00~21:00)
Blog
http://odobe.pixnet.net/blog

 

歡迎加入我的粉絲團^_^
泰咪の藏寶箱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